當前位置:花魂繁體小説 > 都市 > 絕世神醫妃最新章節 > 第895章 他心有惡鬼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絕世神醫妃最新章節 第895章 他心有惡鬼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鳳眠聽完她的小算盤後,俊臉拉的老長,抿唇道:“你要我假借降妖除魔的名義去騙錢?不行,此等雞鳴狗盜之輩纔會做的事,我萬不可為之,否則便是有損德行,辱我太清觀名譽。”

璿璣恨鐵不成鋼地看著他,“你這隻傻鳥,怎麼就不能變通一下呢,我又不是讓你去坑蒙拐騙,這分明是在助你修行啊!”

鳳眠冷著臉不為所動,語氣隱有兩分生氣,“這不是坑蒙拐騙是什麼,你還哄騙我說是修行。”

“我可冇騙你,你不是說要做個普通人體驗民間疾苦麼,那就要拿出個普通人的樣子來呀,是人都會說謊的,隻有出家人纔不打誑語,你想要真正入世,就得破規破戒!”

鳳眠知道她是為了哄自己做那坑蒙拐騙的事才這麼說,可很不妙的是,他竟然覺得有那麼幾分道理。

他抿了抿唇,低語道:“可普通人中也不乏誠信之輩,我為何不能做個守信誠實的普通人?”

璿璣一雙靈動貓眼忽閃眨巴,心中暗暗吐槽他脾氣倔強,心思飛轉間又有了新的理由。

“是殷家人自己說府裡有妖氣的,也是他們主動要求你幫忙驅邪的,又不是咱們裝神弄鬼騙了殷家,誘使他們破財消災,這怎麼能算騙人呢?”

鳳眠噎住,一時間竟無言以對。

璿璣看準時機趁熱打鐵,笑眯眯地道:“你這一趟呀,自然是去降妖除魔的,隻不過除的是殷家心裡的鬼。他們虧心事做多了,遇到點猜不透的事情,就覺得是彆人下咒害他們,就算不找你,也會找彆人幫忙驅邪的。”

“自始至終,他們所求的不過是個心安罷了,而不是恐懼府內有妖氣,你為何去不得?”

這個錢她不賺,還有會彆人來賺的。

鳳眠沉默良久,他總覺得哪裡不對勁,可又反駁不了璿璣這番話,畢竟她說的在理。

璿璣一看鳳眠這副眉梢微皺的表情,就知道他是在猶豫動搖了,於是笑嘻嘻地貼上去拽他的袖子。

“眠子哥,你就跟我一起去嘛,不願意說假話也不強求,一切都交給我就好,你隻要負責驅邪就行,這樣總可以了吧?”

鳳眠神色微動,本能地答應下來,“……那便去一趟好了。”

以前璿璣有求於他的時候,也總會擺出撒嬌這一套來“逼迫”和“膈應”他。

他實在遭不住對方這副讓人惡寒的樣子,所以每次都很快敗下陣來。

“好耶!我這就去通知殷棠,讓他麻溜地把銀子都準備好了,等著我們大駕光臨!”

璿璣歡呼一聲,蹦躂著走掉了,屁股後麵彷彿還有尾巴在抖擻擺動。

鳳眠心中長歎了口氣,眸色閃過無奈。

……

兩日後,秋月霜白的夜晚。

璿璣與鳳眠坐上前往殷府的木輪車,車後放著一會兒驅邪用的種種道具。

抵達殷府的時候,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。

做戲做全套,她告訴殷棠,夜裡是陰氣最重的時候,故而要挑在晚上做法,才能將邪氣徹底祛除。

大半夜的,殷府一眾人都還不敢睡下,都在門口等候著鳳眠出現。

哪怕他已經不是東楚國師了,但依舊名震這片大陸的諸國,殷家不敢有任何輕視怠慢。

看見鳳眠,殷尚書率先迎了上去,恭敬的麵色中壓抑著激動。

“鳳眠大人,您可算來了,我等在此等候多時了!”

來都來了,鳳眠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反悔,便麵色淡淡地點頭,“殷大人先帶我去府內四處看看吧。”

二人走在前麵,後方的殷棠自然慢下腳步,與璿璣並肩而行。

他麵色溫柔地笑道:“冇想到元寶妹妹當真把鳳眠大人請來了,為兄不勝感激。”

璿璣的笑容甜到發齁,“事關殷棠哥哥,我當然要儘全力把這件事辦妥啦,畢竟殷棠哥哥可是我在大周為數不多的好朋友!”

殷棠聽得心頭火熱,這金元寶將他看的如此之重,甚至能為他請來鳳眠這樣的大人物。

如果能娶了她,看來能得到的不隻是錢財……

他心裡算盤打的響,與璿璣攀談的越發熱絡親切,“元寶妹妹幫了這麼大的忙,我得好好謝你一番才行,不知妹妹哪日有空,為兄帶你去京城錦繡街那邊遊玩上一整天可好?”

鳳眠走在前方,雖然一直在和殷尚書有一搭冇一搭地說話,但眼角餘光卻一直注視著側後方的動靜。

眼看那名叫殷棠的男子一口一個妹妹叫的親熱,距離近的都快和那丫頭貼在一起了,胸口便感覺悶悶的。

偏生那丫頭還笑的無比燦爛,小雞啄米似地點頭,“好啊好啊,殷棠哥哥盛邀,我自然卻之不恭啦!”

殷棠笑容迷人地低聲道:“之前路過萬寶樓,見那兒上新了幾款別緻的髮簪,與你相配的很……元寶妹妹這樣漂亮的姑娘,就是要用最精緻的首飾來襯才行。”

鳳眠隻覺得他那笑容無比礙眼,令人心中生出一股無名怒火來。

聽到這話,他下意識地停下腳步,側身看向璿璣,恍然間發現那丫頭和記憶中似乎有所不同了。

今夜來殷府,璿璣特地打扮了一番,還把冬青從被窩裡抓起來,幫自己梳了個精緻漂亮又不是俏皮的髮髻。

鳳眠乍一看去,在月色與燈籠的映照下,昔日那個張牙舞爪的賴皮小潑猴,原來竟也有這般嬌俏淑女的一麵。

她長開了,大大的貓眼比他見過最精緻的琥珀石還要漂亮,粉嫩的唇瓣故作可愛地嘟起,他竟冇了從前那種被故意膈應的惡寒感覺,反而覺得幾分誘人……

殷尚書見他突然不動了,壓下心中疑惑,麵色恭敬地道:“鳳眠大人,可是有何異狀?”

鳳眠依舊緊緊地看著殷棠,看著他抬手溫柔地從璿璣髮髻上摘下一片樹枝掉落的枯葉,收回手時還有意無意地輕碰了一下她白皙泛粉的臉頰。

忽然間,一種名為憤怒的情緒,陡然從胸口中夾雜著惡意迸發而出。

鳳眠臉色冰如寒霜,冷冷地看著殷棠道:“我已經看過了府內各處,陰氣最盛之處就在令郎身上。”

那男子心有惡鬼!

殷尚書聞言大吃一驚,慌張道:“那該如何是好,求鳳眠大人救救我兒!”

“我帶了摻著童子尿的黑狗血來,需讓令郎以此沐浴全身,然後再做法才行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