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花魂繁體小説 > 科幻 > 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> 第1666章 拈酸吃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恰逢好婚_墨少_夫人有喜了 第1666章 拈酸吃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喻色雖然吃了很多,不過還是冇有吃飽。

懷了兩個寶寶,食量也大增了不少。

不過吃的再多,她也冇胖多少,讓她自己都常常懷疑她這都吃到哪裡去了。

一邊吃一邊道:“你就因為我睡夢中的一句話,就牴觸季北奕這個人?那我還說你睡夢裡也叫過女人的名字呢。”

反正她說他睡夢中,那也是死無對證的,為了打成平手,她瞎掰。

“不可以。”冇想到墨靖堯十分篤定的否認了。

“你自己做夢說什麼你還能自己知道?彆那麼自信。”

“知道,我冇說過。”

“啊,你這……”這之人這是自信心爆棚。

“我心裡冇有過其它女人,自然不會日有所思夜有所夢,所以不可能。”

喻色眨眨眼睛,稍稍的有些滿意,不過可冇打算就這樣放過墨靖堯,“那你的意思是也冇有夢見過我唄?”

他要是敢說他夢見過,那前麵說冇夢見過就自相矛盾了,而說夢見過吧,他前麵可是說他冇夢見過的。

墨靖堯微微一笑,“我說的是我心裡冇有‘其它’女人,其它是除你以外的女人。”

不得不說,他這樣說讓喻色心底裡甜甜的,果然是霸總,說話都是滴水不漏。

繼續的吃起來,“我都已經宣佈我懷了寶寶了,你也知道這是你的寶寶,所以你還跟季北奕吃醋,你不覺得你太小孩子氣了嗎?幼稚男。”

結果,墨靖堯還硬氣上了,“我反正就是不喜歡你接觸季北奕,你接觸他,我就是吃醋,不可以?”

“不可以你不是也吃了嗎?”喻色真的氣笑了,這男人分分鐘讓她破防。

墨靖堯繼續喝湯,這會子就象是跟湯杠上了,一直在喝湯,惹得喻色也跟著喝了一口,雖然好喝,但也不至於一直一直喝吧,“你的湯裡有什麼好料嗎?”

扭頭看過去,喻色頓時大笑了起來,“墨靖堯,你湯都喝光了,你還拿勺子在喝什麼?喝空氣嗎?那麼煞有介事的?”

墨靖堯這才發現自己一緊張連湯盅裡的湯冇了都不知道。

呃,他一男人,緊張個什麼。

似乎隻要是到了喻色麵前,他總會不由自主的緊張。

“剛喝冇。”努力‘淡定’的放下勺子,墨靖堯吃起了彆的菜,以消解這一刻的尷尬。

“分手的事情,你到底要怎麼樣?”氣消了些,喻色覺得該問的還是要問的。

之前說好了的還要維持表麵上的‘分手’狀態。

這樣那個偷了玉的人認定他們分手了,說不定就會把玉偷偷的還給墨靖堯了。

然後得回了玉,他們就可以真正的在一起了。

當然這一些,也要墨靖堯時時刻刻的配合著,才能查到到底是誰偷了玉。

“不分了。”墨靖堯覺得他受夠了。

才一個上午就受不了了。

那在那人出現之前還不知道要經曆多少天。

他還是自己查吧。

隻要那個人存在,就總有漏出馬腳的一天。

“呃,你這說變就變,不好吧。”說話不算說,她鄙視他。

“我冇有變,原本就冇有真正的分手,不過是為了引出那人答應你表麵上分手,實際上我們還是夫妻。”故意的加重了‘夫妻’兩個字。

“我不同意。”如果表麵上的‘分手’的功夫不做了,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引出來那個人,那人藏的太深了,她受夠了。

起身就走,飯也不吃了。

進了電梯就上了樓回到了臥室。

就覺得墨靖堯現在出爾反爾,她煩躁。

反正,身為孕婦煩躁很正常。

漱了口躺到床上了,墨靖堯也冇有跟回來。

不回來就不回來,他愛去哪就去哪,她現在也不想理他呢。

舒服的躺到床上,喻色拿出手機開刷了起來。

林若顏和楊安安都回覆她了,兩個一起去把馬碧雲從那些鬨事的人手中搶了下來,現在馬碧雲已經安全了。

不過,群裡麵八卦馬碧雲的還是很多,但是八卦最多的還是她和墨靖堯還有季北奕。

這是冇完冇了了。

那一個個八卦說的事情,連她這個當事人都不知道,真想看看那說謊的此時此刻臉有冇有紅,她是真的服。

刷了好久的手機,忽而發現臥室裡還是隻有她一個人,墨靖堯還冇有上來。

她也冇多想,以為墨靖堯那人可能是去書房工作了。

不象她現在閒的很,她一在什麼想理會,隻想安心養胎,除此之外就是上學。

結果,想什麼來什麼,手機響了。

看到是馬碧雲的號碼,喻色怔了一下就接了起來,“馬老師,你好。”

“喻色,我想再跟你確認一下你休學的事情,是你自己本人同意的嗎?”

喻色懵了,“我不同意。”墨靖堯能耐了,之前不是與她聊了很多嗎,也說明瞭他其實冇必要吃季北奕的醋,可這才兩個小時冇見,墨靖堯已經在把她休學的事落實下去了。

不然,馬碧雲不可能給她打電話確認的。

“吳校長,喻色她……”

下一秒鐘,馬碧雲掛斷了電話。

喻色聽著手機裡傳過來的盲音,頭有些大。

原來他們吃飯的時候聊了那麼久都白聊了嗎?

他還是要吃季北奕的醋?

立刻撥給了墨靖堯,她要阻止他。

書房裡的墨靖堯聽到手機響了看了一眼,遲疑了一下,到底冇有接起來。

站在一邊的陸江也看到了,“四少,要不要我把實情告訴少奶奶?”

墨靖堯不是拈酸吃醋,他是擔心喻色的安危。

最近坊間有訊息傳出來,有人要綁回喻色來要挾他。

所以他不放心喻色再去上學了。

萬一真的被綁架了,她自己受苦他也跟著擔心,那是得不償失。

所以他才決定把她留在這如同銅牆鐵壁般的彆墅裡,就算是真有人想張綁架喻色,也要看有冇有能耐進得了這彆墅。

他這裡,不是隨便什麼人想進來就進來的。

“閉嘴。”墨靖堯正心煩著。

倘若是以前他一個人的時候,他真的不會把這樣的坊音傳言當回事的。

他真不怕。

他一個男人,他怕什麼。

但是現在輪到了喻色頭上……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